【池陆】三更

白天下了雨,夜晚就有了些许凉意。


卧室的窗户半开,窗帘也留了缝隙,有凉风从其中穿过,缓解了卧室的燥热。


每年清明节,上头都要给刑侦局下死命令,碰到什么案子都不能声张。说来也奇怪,每年这个节气,总有去山野之地祭扫的人能碰上无名的尸骨。


虽然大多数都和凶杀案没有什么关系,但每次刑侦局还是全员出动,怕就怕在会有什么人含冤死去,就再也没有了证明自己清白的机会。


今天案子在郊外的一座小山坡上,山坡树上树生长地密密匝匝。两个当地的村民去祭扫自己家的长辈,去往山坡上的路大概很久都没有人走,被半人高的草覆盖的严实。两个人清理杂草的时候,发现了从泥土下伸出来的一只手。


虽然这座山上...

【池陆】雨季

桦城进入了雨季,可能是因为大雨会冲刷掉所有证据,最近的犯罪嫌疑人都格外猖狂,刑侦局每个人都开启了连轴转模式。


陆离作为副局长,秉持着以身作则的理念,每天晚上都在办公室硬邦邦的皮沙发上凑合着睡觉,带领着刑侦局一众警员夜以继日地奋战在破案一线。


池震只能独守空房,对于陆离的这种行为表示严重的抗议,所以他每天晚上坚持和陆离煲电话粥,说陆离铁石心肠。


大概一周之后,陆离搞完案子回家,整个人肉眼可见地瘦了一圈,池震心疼的直咂嘴。


上头给他们放了一周的假,池震干脆也没去开店,每天鸡鸭鱼肉换着炖,试图把陆离累掉了的肉补回来。


这一个星期一直都是阴雨绵绵,室内光线不好,窗帘一拉,...

有轨两周年,恭喜啦✺◟(∗❛ัᴗ❛ั∗)◞✺

虽然因为疫情,今年两周年还在停运,但希望在新的一年里运营一路平安,客流蒸蒸日上!

【池陆】糖葫芦

周五,陆离加班儿,把去学校接陆一诺小朋友回家吃晚饭的任务交给了池震。


陆一诺学校离得不远,池震觉得左右也没事,干脆走着去。到学校门口的时候还早,但门口卖晚餐的小摊已经支了起来。


池震从中穿过,闻见各种食物的香气从摊子上飘过来。池震边感叹这现在小孩儿吃的东西种类真多,一边站在学校门口一众家长之间朝着校门口张望。


池震在众多家长中个子算高的,一头卷毛和花衬衫也显眼。校门一开,陆一诺就眼尖地看到池震在朝她招手。


“池叔叔!”陆一诺也朝他挥手,三步两步穿过人群来到池震身边。


池震帮她背起书包,拉起她的手,说:“一诺咱回家,你爸今天晚上加班,晚点回来。”


“他又加班…...

【池陆】发烧

晚饭后,两个人全当消食,晃悠着走去距离小区两站路的商场采购。


其实并没有什么必须要买的东西,只不过想走到哪里去遛一遛。


池震没事儿就喜欢坐在沙发上看电影,这种时候最好可以有个小零嘴儿,所以路过零食区的时候看见什么想吃的就往推车里丢。他记得陆离还挺喜欢巧克力棒,大概是觉得吃起来有趣,想到这里,他伸手又拿了一盒抹茶味的。


陆离从零食区隔壁的冰柜里拿了一条酸奶,池震又加了一包速冻汤圆醪糟,说可以当夜宵吃。


两个人买的东西不多,但零零散散加起来也装满了一个大号的塑料袋。


池震在后面拿着手机付款,陆离在前面装好袋子提着就要走。池震匆匆几步追上来,说咱俩一起提。


陆离觉...

【池陆】光

陆离拳头硬,池震最知道。


一说起这个,池震最有发言权。他形容他们俩是不打不相识,但这个打完全是陆离单方面对他施暴,他毫无还手之力。


刚开始法庭上对峙的时候,池震巧舌如簧,当事人减刑一般都是板上钉钉的事儿。陆离想到这个就生气,休庭之后走廊上就逮着向他挑衅的池震,四下看看没人,一拳照着他的脸就上去了。


在那之后,池震鼻青脸肿地对着媒体的话筒,说陆离是个loser。


几年之后,池震瘫在沙发上看电视,陆离头枕在他手边的抱枕上打盹儿,一只胳膊放在腰侧,另一只支愣在沙发外头,拳头松松地握着,看着没有一点杀伤力。


池震给他把小毯子往上拉,手指装作无意地蹭过他敞开一颗扣子的睡衣领...

【池陆】超能力

池震有一种超能力,陆离眉头一皱,他能精准窥探到陆离的心思,然后想尽一切办法满足他。


早上偶尔他会比陆离先醒来。陆离侧着脸朝向他,一只胳膊伸出被子外面,刘海大多向上翻起,零零碎碎几根垂在额前。


池震喜欢盯着陆离睡觉,觉得一张脸哪儿哪儿都好看,就是眉头皱着。这一看大抵又是梦到什么破事儿了,池震就伸手帮他揉开眉头,手指顺势蹭过他的侧脸,带着些安抚的意味。


这么一来,陆离就醒了,刚被揉开的眉头皱起,看清眼前的人之后又松开。池震就笑意盈盈地斜靠在床头,说:“早安,陆队,起床了。”


陆离就闭上眼睛,迷糊着说:“我再睡会儿。”


吃饭的时候,池震往陆离碗里加菜,如果陆离没什么反应...

【池陆】车

陆离家买了房子之后,添置了一台车。


当时买了房子之后,池震一分钱不剩,陆离卖掉了原来的丰田,买了个新的自动挡SUV。


本来陆离说原来的车开着算了,但池震不愿意。他说他吃醋,这车还是原来离婚的时候吴文萱留给他的,他一定要给陆离买个新车。


况且原来的老车开了多少年,跟着你上山下海追犯人的,修车修了多少次,也不安全。


陆离就白他,说你一分钱没有,还欠我三十万,有脸说要给我买车。


但最终还是买了新车,陆离付的首付,剩下的公积金贷款。


新车真皮可加热座椅,带天窗,陆离郁闷的时候偶尔会打开天窗抽烟。但池震鼻子灵,一上车就知道陆离有没有偷偷抽烟。


车外形挺气派,和原...

【池陆】平安符

不得不说,池震有的时候还是个挺迷信的人。


家里阳台门边的储物架上,挂了一只小小的白瓷来福猫,猫腹中空,里面挂着一个透明的塑料球。每当有风吹过,就发出叮叮当当的清脆声响。


陆一诺周末回家,愁眉苦脸说她要期中考了。池震就不知道从哪儿捣鼓来一个逢考必过的小牌牌系到她的书包上,“你的法学高材生池叔叔和你警校第一名的爸会保佑你考出个好成绩。”


陆离就迷惑,你都说了自己是一个法学高材生,怎么还信这么些有的没的小玩意儿。


他问出这句话的时候,池震正把新买的红色的平安符往他钥匙串上挂,平安符是个葫芦形状,上面用金色的珠珠绣了平安两个字。


一看到这个,陆离就想起曾经和池震一起查过的...

【池陆】礼物

陆离提着满满一箱土特产上了飞机。


森国森林多,蘑菇竹笋之类的土特产品更多。出差前,池震就明示暗示让他买特产回来。陆离后悔自己真听了他的鬼话,花了一整个下午去逛土特产商店,带回来满满一箱的特产。


他到机场的时候是和鸡蛋仔两个人拼车回去的,就没要池震来接。


到了家门口,他腾不出手摸钥匙,就直接按的门铃。门铃叮咚叮咚只响了一声,就听见屋里有人跑过来开门。


先是门上猫眼的亮光被遮住又出现,一个透着屋里光亮的小点。接着听见有人在摆弄门锁,陆一诺半个身子从门后探出来,“爸爸回来啦!”


屋里空调的凉气顺着门缝争先恐后往外钻,吹干了陆离一身的热汗。


小姑娘看他大包小包,就伸...

© 75789|Powered by LOFTER